锦州市总工会
主席信箱
官方微信
官方微信
维权热线
主席信箱
官方微信
官方微信
维权热线
12351
欢迎您访问 锦州市总工会网站!
今天是:
寻找锦州工匠——辽宁航星锦州船舶科技有限公司 冯学斌
上传时间:2017年12月26日 11:01:41 访问数量:1578
 
  
    今年41岁的冯学斌只有中专学历,这个辽宁航星锦州船舶科技有限公司组装二车间的一名普通班长,二十多年几乎都在重复做着同样一件事,配电柜的一次铜排制作与安装。可就凭着这“一招鲜吃遍天”的手艺,在北京,参与奥运场馆电力安装维护;去南海,进行南海海防建设。
    参与奥体中心电力设施建设,“零事故”是他的答卷
    每次去北京,路过北京奥体中心,冯学斌都会下意识地看一眼。那里的地形他了如指掌,那里的电路,他了然于胸。2008年,北京奥体中心的配电柜一次铜排,是他参与安装与维护的。
    1994年学钳工的冯学斌被分配到辽西开关厂,打上班那天起,他干的就是配电柜的一次铜排制作与安装。2000年,单位买断,他和爱人去了北京。“咱也没有高学历,就只会做这个!”冯学斌多次重复着这句话,在他看来,没有高学历,他工作就得比别人更努力。大到柜体,小到一个螺丝的安装,他都能做到与图纸完全一样,铜排完全吻合。由于技术过硬,2006年,当他所在的公司成为奥运会供电动力设备合作商时,他被选入参与北京奥体中心的电力安装与维护。
    第一次踏入奥体中心的临时变电站,看到穿梭于场馆内的志愿者们,冯学斌一下子就融入其中。布线、接线……枯燥的工作却不能马虎大意,这里的质量标准指标要比正常指标高出一倍,有时甚至要跪爬着下到2米多深的电缆沟去穿电线。标准高,活儿难干,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    近5个月的奋战,冯学斌眼看着奥体中心从无到有、成为标志性建筑,2008年,奥运会开幕。他负责马术、柔道、兴奋剂检测中心的设备维护。运动场内人声鼎沸,他必须一刻不停地巡视电器设备的环境温度和实际温度,一旦设备超负荷运转,整个场馆一片漆黑,那是绝对不允许的。
    从奥运会开幕、闭幕到残奥会开幕、闭幕,冯学斌每天这样巡视着。零事故,是他交出的完美答卷。虽然他一场比赛都没有看到,但是他说,自己心里有场“奥运会”。
    海防建设,机械化也少不了人工
    2009年,为了家人,冯学斌辞掉工作回到了锦州,通过同行的介绍,进入到辽宁航星锦州船舶科技有限公司组装二车间工作。“技术工人,不靠说,就看自己的‘活儿’。”冯学斌凭着过硬的技术,一年时间就升为班长。
    2014年6月,一个艰巨的任务落到了冯学斌头上:去南海参与国家海防的电力设施建设。苦、累,冯学斌有心理准备。可真来到岛上,他没想到,有那么苦、那么累。
    浪大,船靠不了岸,2500米的电缆,光靠拖船上的吊车,根本无法登陆。中午12点,太阳就在人的正上方,炽热的阳光灼烫着头皮,冯学斌和同去的同事,用手,一米一米地往岸上拽,下午2点,电缆顺利上岸,冯学斌两人躺在拖船上,累得一动不动。
    上岸后得知,在这里,夏天的工作时间是从下午3点开始,因为岛上没有任何遮蔽物,阳光的直晒会导致晒伤。第二天,冯学斌和同事都觉得头皮痛痒,互相一看,两人的头皮全被晒破了。
    喝桶装水、吃速冻肉、没有蔬菜,冯学斌带去的锦州小菜成了香饽饽。40天的工作,就这样在小岛上展开了。6月的海岛,白天酷热难当,可是工作进度不能延后,冯学斌和同事与另一家公司派来的2个人商量:咱晚上干吧!海岛地势复杂,电缆的安装全靠爬行。4个人从下午3点开始,一宿没合眼,到了第二天早上7点,别人打早饭了,他们抹着汗从地沟里爬出来,顺利安放了两根电缆。别看很多都现代化了,在关键时刻还是离不开人工,有时候还是得靠人一点点地安装,一点点地矫正……
    “咱们的国土,我们用自己的手把它建设好,遭点罪不算啥。”40天,冯学斌掉了20斤,又黑又瘦的他回到公司,笑得露出一排小白牙:“如果还有这样的机会,我还去!”
    技术随着时代发展越来越精
    20年前,冯学斌做的就是配电柜的一次铜排制作与安装,如今也是。工作内容一样,但技术含量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逐步复杂化。2015年,公司引入了法国施耐德柜体的改造与安装,并准备带到当年大连海事会参展。样机制作的任务,交给了冯学斌。
    20多年,冯学斌都为自己的手艺感到骄傲,可当他接过图纸,彻底蒙了。
    “从来没见过这么复杂的柜体,根本看不懂!之前也培训过,可是人家很轻易地就安装上了,到了咱手里,怎么做都不对。”冯学斌坦言,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焦虑,有来自柜体本身的,也有对自己未来的。
    “成本高出4倍,工艺复杂2倍,这样柜体能有船东订吗?”冯学斌脑子里打出了这样的问号,可是任务已经下达,他硬着头皮开工了。
    以往的一个柜体,不用加班,冯学斌基本两周就可以完成。而这个柜体,他拿着图纸,两天没动手。
从早上8点半自动加班到晚上9点,冯学斌图纸不离手,甚至把图纸带回家研究。制作母排是个精细活,从开关载流量的大小就要计算出用多大规格的铜排,铜排的剪切、冲孔、折弯都要符合流程,制作过程中必须做到铜排相与相之间的安全距离,爬电距离和相对地的安全距离也要符合工艺要求。折弯在哪、怎么剪切,即使闭上眼睛,脑子里都晃着图纸。经常到晚上十一二点,想到一个地方不对,爬起来看图纸。
    想明白才能干明白,从单片的一个铁板,到柜型打造再到一次线安装,冯学斌每天都加班,边琢磨边加工。整整一个月,当冯学斌拧好最后一颗螺丝,工期也到了。在海事会上,这个施耐德柜体样机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,订单如雪花般飞来。样机如今还摆在公司最显眼的地方,冯学斌说这个柜体给自己上了一课。
    “时代发展了,咱自己的老技术,也得跟着时代越做越精。头20年,我做的是这个,后20年,我还会接着做,但如果你自己不紧跟着更新,肯定不行。”冯学斌说。 
辽公网安备00000000
锦州市总工会版权所有
辽宁华睿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